伊利昂的盾

他的时间像雪一样纷纷扬扬,一直淹没到脖子那里。
———————————————————
擅长做梦,梦眼视力极佳。

冒个泡证明自己还活着…

想发的是这个
多雷插图本的《国王叙事诗》,伊莱恩葬船顺流而下到达卡梅洛城的场景真是太美了

时隔数月想在lof上发点啥,“发布失败”阻断了一切想法

关于penelop在奥德修斯里讲的梦的两扇门和埃涅阿斯纪里的下冥府片段
以前还真没注意到…

如果想要真诚地对一个人好,那就千万不要对那个人抱有任何期待
保持疏离能让我们作为人类社会公民的善良品质自然流淌,但是过度牵涉的情感不能。
一个完美的市民社会就是用这样的民法原则构建的
超喜欢这样的社会的

Lunga vita a Savigny!

吓死,好久没看lof突然多出一堆消息…

说起来上一次见到类似的句子还是《国王的叙事诗》里描写崔斯坦前去探望伊索尔德王后的那一段。当时读诗句的时候,感觉崔斯坦明显是一个性情中人,坦率暴烈的同时又流露着一丝幼稚和天真,并且以某种基于缥缈虚无缘由而倨傲自恃,对世俗价值嗤之以鼻。

“那年巴夏在他侍从的簇拥下往北而去,可是他们头顶上的云却自始至终往南飞去,仿佛要把他们的记忆带走。只此一节就非好兆。他们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们的狗,纵马疾驰,就像穿越一年四季那样,飞也似的穿过波斯尼亚香气扑鼻的树林,在月食下,驰进来了沙巴茨城郊的一家车马店。”

这种快速飞掠的叙事真让人喜欢的不得了………不管是语句的节奏还是背景的描绘都很舒服

穿鞋的人切勿自吹自擂………



脱掉鞋子的人也一样。


这句话乍看是警示人们不要以自己身上的某种标签而沾沾自喜,但是联系后文才意识到这里“脱掉鞋子”指的是进入清真寺做礼拜。不过含义确实没有发生改变,而是根据文章的背景而变得更加准确而丰富。
穿鞋的人指基督教和犹太教信徒,脱掉鞋子的人指穆斯林。改宗与否,并不会对人的本质产生改变,而一个人的宗教信仰也并不会成为身外的力量。

说白了,不管你信什么教,死到临头还是要为自己生前过错付出代价,从而警示人们要及时行善。不存在因信仰而得到豁免。

macross F的男主角怎么这么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