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昂的盾

他的时间像雪一样纷纷扬扬,一直淹没到脖子那里。
———————————————————
擅长做梦,梦眼视力极佳。

梦到去了一个破败的鸟类展览花园,那里的鸟儿都没人照顾,很饿的样子,飞不动了只能在地上慢慢走。

在花园里索然无味的走了一圈,正准备从出口离开的时候,一只羽毛脏的发灰的白孔雀追在我脚后跟旁边不让我走。确实是公的白孔雀,尾羽很长,但是浑身都脏兮兮的,毛色也非常黯淡。我心里挺嫌弃地想甩开他,结果他使劲咬着住我的裤腿,哀求道:“就当帮帮忙好不好?给我们一点钱,我们好过日子。我的羽毛随你拔,你爱拔多少拔多少。”

因为很嫌弃他那副落魄又肮脏的样子,我使劲甩开他,嘴上胡乱推辞,就像推辞普通的推销一样,转身就走了。好像感觉到鸟儿们的眼神在我背后贴着,不冷不热的。

在梦里,我是真的觉得,那曾经辉煌美丽的白孔雀落魄成如今的样子,实在恶心,所以一句话都不想同他讲。

之所以用“他”,是因为那一刻白孔雀在我心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拉着我求我帮忙的落魄男人。



百感交杂。小人本性。

最近越来越冷漠了,以前看案子的时候心里的波澜如今已经消失不见。每天只求安逸的躲在书斋里用功,告诉自己已经很努力在学习了,仿佛这一点付出就能抵消其他一切良心上应尽的义务一样。呕。

ps:朋友挂了一科,我好紧张。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