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昂的盾

他的时间像雪一样纷纷扬扬,一直淹没到脖子那里。
———————————————————
擅长做梦,梦眼视力极佳。

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也非罗马,更不是帝国,但是我们就这样称呼它。
言峰shirou,既不是言峰,也不是“士郎”……编不下去了

突然想起霍教授在国际私法教科书里引用过上面那句话,然后就联想到天草的名字…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