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昂的盾

他的时间像雪一样纷纷扬扬,一直淹没到脖子那里。
———————————————————
擅长做梦,梦眼视力极佳。

孔洞公主

世上有一作为出入口的孔洞,无论孔洞这一侧还是那一侧的人看来都漆黑无比。即,不管孔洞连接的两侧世界是怎样的风景,两边的人看向这个孔洞都是漆黑一片。只有穿过了这个孔洞的人才能看见另一侧的景象,但是即便他穿过这个孔洞,他回首来看,这个作为出入口的孔洞依旧是漆黑一片。

大部分人一生中只能穿过这个孔洞一次,这漆黑的孔洞就像单行道一样,人们穿过它,一去不返。因此这个孔洞两侧的人对它有不同称呼:那些还未穿过这个孔洞的人称它为“出口”,已经穿过孔洞、再也不能离开的人称它为“入口”。出口那一侧的人们对孔洞心怀畏惧,认为它既然漆黑一片,那么穿过它之后的世界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永劫黑暗。

他们普遍认为,管理这个孔洞和入口侧世界的人是一位“公主”,为方便称呼就称她为“孔洞公主”。

传闻孔洞公主性格乖僻任性,对待她管辖下的入口侧的人们毫不留情。这有可能是因为她在入口侧的世界已经停留了太久,比这里的其他任何人都要久,所以在入口侧世界奇特的生态下已经逐渐失去了原本的人性。入口侧的世界是一片冰原。

孔洞公主喜欢在她较为欣赏的入口侧人们身上打洞,比如在眼睛的位置、腹部的位置,也不管那些人鲜血长流或者内脏横流,因为入口侧世界是一个不死的世界,即便这些人的脑髓从空洞的眼窝里流尽,或者内脏从肚脐眼附近掉落,他们也不会失去正常的行动机能。在入口侧的世界,躯体或者说形象只是一层用以互相区别的外衣,只有人们需要用躯体的形象来互相区别,孔洞公主本人则不必,她可以用灵魂来区别人们。孔洞公主挑出自己欣赏的人类并在他们身上一处打洞之后,便令他们排成一排沿着冰原前进,此时这些人的灵魂燃起长明火,火光冲天,可他们自己并没有知觉。孔洞公主在她自己的高塔上观看明亮的行列不断推展入口侧世界的边境,此时若是有人的灵魂被燃尽,孔洞公主就会把那整齐明亮行列中的黑点换掉,让另一侧人作为替代继续燃烧其灵魂。

虽说入口侧世界是一个不死的世界,但是一个灵魂被烧光的人,其躯体形象也失去了支撑的框架,很快就会像从悬崖高处落下的瓷瓶一样摔个粉碎。同时失去了灵魂和躯体,这个人就算是彻底消失了。

虽说孔洞公主让来到入口侧世界的人类燃烧灵魂为她拓宽边界,但是她并不是什么坏人。如果她只是一味地收留那些躯体和灵魂都十分完整的人们,那她的入口侧世界只会随着时间推移人满为患。因此她一方面驱使人们拓宽边界,另一方面让人们通过劳动燃烧灵魂,这样一来,她的入口侧世界一直保持着十分舒适的人均居住面积。

那她为什么要在人们身上打孔呢?因为她深知,只有漆黑的孔洞才能创造新的事物。曾经有一位偶然能够通过梦境连接入口侧世界的出口侧教士,他秉持着信仰与孔洞公主在梦中交谈之后,为了反驳她的观点,写了一部名叫《怀胎书》的著作。在此书中他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孔洞并不能创造新事物,而是将已经存在的事物从未知导向已知的通道而已。他终于有一天也穿过漆黑的孔洞来到入口侧的世界,与孔洞公主面对面。孔洞公主在等待他到来的数十年间潜心研读了他的《怀胎书》,待他一到达,就邀请他到自己居住的高塔上来谈话。

孔洞公主问他是不是他母亲的腹中生出来的。

教士说是。

孔洞公主接着问,在他出生之前他在哪儿?

教士说,我在母亲腹中。

孔洞公主纠正了他的说法:不,当你在母亲腹中的时候你已经来到出口侧的世界了,只是还未向人们展示你的存在而已。即便是这样,人们一看见你母亲隆起的腹部,也能知晓你已经到来。我问的是,在来到出口侧世界之前,你在哪里?

教士说,我在天国之中。

孔洞公主问,现在你已经来到入口侧的世界,你认为天国还存在吗?

教士说,我坚信天国的存在。

孔洞公主问,按照你的信仰,你认为自己为何不能升入天国?

教士说,我愿意接受惩罚。

于是孔洞公主在他喉咙处打了一个洞,然后发配他去边境和其他人一起排成一列,燃烧灵魂推进边境线。没过多久,教士的灵魂就烧尽了,他的躯体摇摇欲坠,很快落在冰面上摔成碎片。

——————————————————————

昨晚做梦梦到的,而且老感觉应该是什么地区神话里的灵感,并且梦到自己应该还摘抄过写在一个本子上了
早上醒过来就知道是假的……
不过梦里的孔洞公主是真的美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