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昂的盾

他的时间像雪一样纷纷扬扬,一直淹没到脖子那里。
———————————————————
擅长做梦,梦眼视力极佳。

舒利茨博士在信中写道自己和丈夫做爱的时候,丈夫身上的伤疤就像一个尖刻的第三者一样插在他们之间…她还设想过那个伤疤的罪魁祸首(穆阿维亚博士),一个绿眼睛的撒拉逊人,试图将她的作为女人的“生活”毁坏。所以她宁愿把这个想象中的第三者分配给年轻时候只会“工作”的自己…

结果,到了阴阳本相契合、隔绝的三大宗教代表人重新汇聚一堂的时候,她面对穆阿维亚博士,立即选择了背叛“生活”,重新投向“工作”,投向那个用宗教战争之伤痕不断强奸自己的穆阿维亚博士。不得不说这里写的非常浪漫了…虽然不至于硬要拉cp,但这种为了学术和真相而抛却宗教和政治隔阂的行为真的让人十分感动…我私底下有点想要相信舒利茨博士伸手触碰到穆阿维亚博士递来的发言稿时感觉到的电光火石是一种心灵上的相通。穆阿维亚博士在战争中失去了性能力从而变得边缘而冷淡,而舒利茨博士深受战争伤害,无法和丈夫恢复正常的情感关系。两人虽然没有相见,但是已经在同一问题、同一领域内反复挣扎,至少曾经渴求、仰望过同一轮月亮。两人在伊斯坦布尔相会时的电光火石,可谓是学术界最高级别的浪漫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