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昂的盾

他的时间像雪一样纷纷扬扬,一直淹没到脖子那里。
———————————————————
擅长做梦,梦眼视力极佳。

伽勒底倒闭了咕哒子带着小情人玛修跑了/蓝卡队的创业之路!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更这一篇(不知道有没有朋友还记得这个设定了´;ω;`))】

【恭喜迦尔纳桑第一次登场!根据extella的情节,对迦尔纳和玉藻前好搭档好闺蜜(不)的关系展开了一点看法。】

【结尾神祖大公情节注意】

前文链接

1、2

3、4

3.5

 

5、~恭祝伽勒底蓝卡队合伙公司“‘您若有事必来帮忙!’巫女狐恋爱烦恼咨询咖啡”、“El-Melloi&Tamamo 律师事务所”重装开业!(大公和二世的加班费终于凑足了剩下的资金)~

 

以下是大公沉迷教堂不在家的状况。

 

“心情轻松的周末,和恋人享用了美好午餐之后于温暖的午后阳光中携手漫步在伽勒底繁华的街道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家招牌新颖活泼、装潢格调时髦的咖啡屋,露天卡座旁用青葱可爱的各色常青植物加以装饰,店门前可爱的手写广告板上提示着当天的情侣特价信息,只要有一阵风儿吹过,店门前的风铃就会俏皮的叮当作响……”

 

“等一等,caster,你忘记了,在‘巫女狐恋爱烦恼咨询咖啡’的招牌下面还有‘El-Melloi&Tamamo律师事务所’的招牌。以及,门口的手写广告板上并没有情侣特价信息,只有二世先生写的‘行政事务代办’联系方式而已。”迦尔纳切好草莓蛋糕,放在古朴而沉重的纯银盘子(大公私人财产)上递给站在吧台外侧的玉藻前。

 

玉藻前唧唧歪歪地表达着不满,端着蛋糕送到正坐在露天卡座的玛丽夫人和她的百合骑士的桌子上。

 

“caster看上去有些不高兴。我刚刚说错了什么吗?”站在吧台后面的迦尔纳转头问正在操作咖啡机的二世先生。

 

“……以在下之见,迦尔纳先生能看出玉藻前不高兴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你们之间的缘分了。”二世手里端着咖啡,眼睛却努力地望着天花板。迦尔纳直直地看着他,停顿了两秒,犹豫着走上前,伸出一手对他说:“……您的眼镜有什么问题吗?”

 

“迦尔纳桑,我给您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像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别人的脸看。”玉藻前走回吧台边,带着一副满肚子怨气的表情把手里的毛巾甩在吧台上。

 

“看来是我的不对。Caster你为什么不高兴?如果你愿意倾诉,我很乐意帮你提提建议。”

 

二世手一抖,咖啡洒在他的西装上。

 

“……嘛算了算了我已经不生你的气了,看在我们认识那么久的份上我也不说什么了。问题是!”

 

迦尔纳:“……你刚才在生我的气?为什么?是因为蛋糕没有切整齐?”

 

玉藻前:“……问题是!刚才!就在我面前!玛丽夫人当着我的面亲手为她的骑士喂食!真是太过分了!”

 

迦尔纳:“我以为这是亲密之人之间一种常见的行为。”

 

玉藻前:“你那个‘亲密之人’是什么意思?”

 

迦尔纳:“就是像玛丽夫人和骑士这种密友,或者情侣、爱人、夫妻之间。”

 

玉藻前:“……请解释后三组词语的不同。”

 

迦尔纳(思考片刻):“是根据两人关系的发展程度划分而成的三个阶段,虽然本质上都是‘亲密之人’,但依据关系深浅不同可能会有不同的表达亲密的方式以及后果。”

 

见玉藻前呼吸急促,二世也顾不上西装上的咖啡渍了,急忙跑出吧台帮她拍背。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裹着白的反光的外衣的黑的完全不反光的男子(让我喘口气先)进店来,径直走到吧台前对着迦尔纳说:“请给我一份草莓蛋糕,草莓用蛮神心脏代替。”

 

迦尔纳:“……先生,请不要在店里提出难为的要求,店主玉藻前夫人会很困扰的。”

 

阿周那:“施予的英雄为何不能给予客人一份点缀了蛮神心脏的草莓蛋糕?”

 

迦尔纳:“你这样做对伽勒底的创业氛围有害无利。”

 

阿周那:“哦?拒绝顾客请求的店员才是不利于创业氛围的存在吧。”

 

迦尔纳:“很好,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来吃草莓蛋糕的。做好准备吧。”

 

阿周那:“哈哈哈哈很好!这才是施予的英雄!”

 

二世扶着上气不接下气的玉藻前,目光追随扭打着离开店面的兄弟二人,说:“看来这也是亲密之人表达亲密方式的一种方法呢。”

 

玉藻前顾不上别的,只担心打架斗殴会给营业带来不好的影响,拔步追出店门外,用尽全力朝逐渐的远去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大喊:“迦尔纳桑——回来的时候记得帮我带一本《粉红罗马》——”

 

“我知道了!请交给我吧!”迦尔纳远远地举起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

 

 

6、~因为是在伽勒底(有职阶克制)所以迦尔纳把弟弟按在地上摩擦之后专门绕路跑到报刊亭帮玉藻前买了最新一期《粉红罗马》回到店里的状况~

 

玉藻前和二世正在准备打烊。

 

玉藻前忙着来来回回地摆放桌椅,大公也从教堂回来了(属性:秩序善),正一脸安宁平和地清洗店里的地板。二世坐在吧台后面,借着昏黄的灯光(为了省电费),正叼了烟皱着眉头清理账目。

 

迦尔纳:“……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玉藻前假装没有听到,继续琐琐碎碎地摆弄店里的桌椅。大公装模作样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埋着头一心一意洗地板。二世从账目上抬起眼睛,用深邃的目光瞅了迦尔纳一眼。

 

迦尔纳:“……caster,你要的杂志我帮你买回来了。”

 

玉藻前把最后一张椅子好好地推到桌子下面,踏着小碎步跑上来,一把从他手里把杂志抢过来,头也不回地咚咚咚上楼去了。

 

大公和二世朝迦尔纳投来同情的目光。迦尔纳沉吟片刻,问:“这里还有需要我帮忙的事情吗?”

 

大公和二世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迦尔纳朝楼梯走去:“我去跟caster道歉。”

 

见迦尔纳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方,大公幽幽地朝二世看去:“这样真的好吗?”

 

二世露出欣慰的微笑:“难不成大公您也认为就那样放任玉藻生气不要迦尔纳去火上浇油比较好?”

 

两人目光交汇,会心一笑。

 

“等等我们在笑什么……这样下去不是会越来越糟糕吗?”“等……等等!要不余也跟上去看看!”“快点快点!那家伙敏捷A跑得飞快!”

 

大公和二世互相打量着,勉勉强强扭扭捏捏同时到达窄窄的楼梯口前,肩膀撞在一起。

 

“呃那个,大公您先请。”

 

“别这样,客气什么。君主阁下先请。”

 

“在下很清楚!你只要管在下叫‘君主’就绝没好事!说!是不是面对可能到来的人情修罗场感到怯懦了罗马尼亚的护国鬼将哟???”

 

“才、才不会呢,余不是那种人!倒是你,君主阁下,平时从没见你对余这么客气,怎么一到紧要关头就开始撺掇着要余亲自上了???”

 

两人理直气壮地互相指责着,丝毫没有要上楼的意思。

 

与此同时,站在玉藻前的房间门口默默观察对方趴在床边翻杂志的背影长达三分钟的迦尔纳终于打算开口了。

 

“caster,关于今天的事情,我想了一下,是我的不对。”

 

玉藻前的背影稍微动了一动。

 

“虽然我不是有意的,但我的所作所为无疑为你带来了烦恼。请你一如既往的原谅我,今后也一直放心的依靠我吧。”

 

玉藻前丢下《粉红罗马》(封面:独家专访!由罗马唱片公司当红女子团体的尼禄酱对本刊时尚总编、引领伽勒底男士时尚风潮的弗拉德三世先生进行的专访,偶像&主编,热烈的对话正紧张进行中……!内附采访现场高清拉页大图),哭唧唧地转过身扑向迦尔纳:“迦尔纳桑,果然你最好了!”

 

迦尔纳拍拍玉藻前的尾巴,贴心地做出承诺:“所以,为了照顾你的心情,今后我再也不会在你面前提有关情侣和恋爱的话题了,我保证。”

 

推推搡搡、勉勉强强、老不情愿刚刚磨到玉藻前房门门口,二世和大公听到迦尔纳说出这句话之后拔腿就跑。

 

与此同时,楼下,站在打烊打到一半的咖啡店门口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抬头观察二楼房间里闪动的火光和打击音效。过了一会儿,二楼似乎安静了下来,但是吵架的声音还没有消失。女方尖声尖气狂躁无比,男方冷静平淡应付自如。

 

“……您也是来品尝夜晚的罗马尼亚美酒的吗?”罗慕路斯先生幽幽开口。

 

吕布的表情变得很挣扎,嘴里蹦出些不明所以的词句。

 

“……这样啊。你是来这里寻求帮助的啊。世界是罗马,罗马是世界,此地当然也是罗马,你大可以放心地将你胸中的苦闷交予罗马解决。”

 

吕布发出泄气一般的嘶叫声。

 

“唔嗯,余明白了。那么,就请你明天同一时刻,在这里与罗马重逢吧。”

 

吕布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点点头,离开了。

 

罗慕路斯露出一丝微笑,阔步走进店里。

 

TBC.

【下面是以存在下期为前提的下期预告】

【下期的话似乎可以写杂志的专访内容……但这样会不会有点水?】

【是时候让二世出面解决齐格飞诉乔尔乔斯案了】



评论(8)

热度(54)